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侯堂.张强篆刻的趣味博客

举众之大成,完吾所不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在闲暇时分,与黄昏落日,与孤独相伴,一杯香茗,神游于书和网的世界。皓月如歌,在酸甜苦辣中品味世间百态,观亲情如炬,点亮那颗心灯,品味人生似棋,在平谈或波澜的人生中 —— 固守那一颗平常之心,看四季轮回,观花开花落。在不经意间,把这些美妙的文字,在平凡之中蕴含的种种深意,岁月轻轻地印刻于心灵之上, 或许,这就是我想要留驻的点点滴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杀人犯逃亡17年后已成千万富翁  

2013-06-16 22:12:25|  分类: 法制博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以下信息由http://zhangqiang6813.blog.163.com/收集整理来源于网络。
        2011年11月5日,江苏省南京市某高档小区的门口,一辆奔驰车被几位身穿便衣的警察拦下,警察出示证件后,迅速将从车上走下的千万富翁戚大鹏抓捕归案。

原来,戚大鹏竟是一位逃亡了17年的杀人嫌犯。

被捕后,他却如释重负:“我终于可以沉下心来反思了,我对不起受害人,更对不起我的发小,因为我的一时冲动,害了受害人,也害了发小送了命,还牵连发小一家遭受牢狱之灾!”尽管逃亡路上,他边创业、边赎罪,然而,17年心灵的痛悔,仍让他生不如死……

口角酿血案,捅人闯大祸

1994年2月24日,农历元宵节。当天晚上,江西省德兴举办乡镇元宵龙灯会,大街上人山人海。10点钟左右,18岁的戚大鹏和19岁的戚林森舞完龙灯,满头大汗从龙灯里钻出来,准备穿过人群,一起回家。

两人一前一后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,这时,走在后面的戚大鹏被一个年轻人不小心踩到了脚,年轻气盛的戚大鹏脱口骂道:“你瞎了眼了?找死啊!”

那年轻人名叫于振兴,时年25岁,刚退伍不久。被骂得心里直冒火,于振兴挥拳朝戚大鹏的头上打去,随后用膝盖顶住了戚大鹏的裆部,戚大鹏顿时痛得半蹲下来。走在前面的戚林森正边走边削苹果,闻声发现好朋友正在跟人打架,而且明显处于劣势,随即冲过来,对着于振兴的屁股踹了一脚。于振兴转过身,抓住戚林森,并用膝盖猛顶他的腹部。戚林森招架不住,挥起手中的刀朝于振兴的右大腿处刺了过去。

戚大鹏也忍痛站了起来,右手从背后箍住于振兴的脖子,用力往后拖。于振兴摔倒在了地上,大声呼喊:“杀人了!”这时,戚大鹏看见于振兴的大腿处鲜血如泉涌般往外冒,而戚林森正撒腿往外跑。戚大鹏吓坏了,呆呆地站在那儿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见有人出事了,人群一下围了上来,戚大鹏猛然清醒,拨开人群,仓皇而逃。跑回村里,戚大鹏没有回家,而是径直去找戚林森,要与他商量对策……

戚大鹏和戚林森是同村人,两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,也是小学和中学的同学,做什么都形影不离地在一起。因为比戚大鹏大一岁,戚林森处处照顾他,常常为他出头。1992年7月,两人初中毕业后,都没有继续学业,戚林森唱民歌特别好听,总喜欢跟民间艺人们一起吹拉弹唱,梦想着将来有一天能成为一个民歌手,而戚大鹏整天跟在戚林森的后面,也成了群众文化的积极分子。

戚大鹏敲开了戚林森的家门,此时,戚林森家人已经知道了发生的事情。“都快二十岁的人了,你怎么还这样不省事啊?”戚林森的父亲老泪纵横:“你们打伤了人家,对方肯定要上门闹事,今晚就不要在家里待了。”

当天晚上,两个年轻人跑到山里,戚林森家承包了经济林,在山中搭了一间简易的棚子。那一夜,两个年轻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,戚林森告诉戚大鹏,等这件事过去后,他想去打工。“城里的机会多,说不定我还能成歌星呢,到时找一个温柔漂亮的媳妇带回来,让我爸高兴高兴。”

“那你得带着我一起。”戚大鹏被戚林森描绘的未来深深地感染了,两人嬉笑着,几乎忘了自己的处境。

第二天一早,戚林森的二姐夫顾守成找到两人,说于振兴因被刺中了腹股沟动脉造成大出血,抢救无效死亡了。“你们赶紧逃吧!”顾守成掏出300元钱交给戚林森:“杀人偿命,要是被抓住了,你们俩都完了。”

“我回家跟我父母说一声,他们还不知道发生的事。从昨天到现在,我还没有回过家!”刚满18岁的戚大鹏吓得面如土色,他是家中老大,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还在上学,自己闯下大祸,不能就这样跑了。

顾守成说道:“哪里还能回家?警察正在追捕你们。你回去,不是被逮个正着?”戚大鹏顿时傻眼了。

当天,两个年轻人坐上大巴逃往南京,投奔戚林森的大姐夫、在南京打工的黄志鑫。一路上,两人的手紧紧地握着,都能感受到对方的紧张和惶恐。

到了南京后,黄志鑫将两人安排在朋友俞晓鹏家暂住,建议两人分开逃亡,并给了戚大鹏500元钱。此时,两人早已六神无主。临分别时,戚大鹏哽咽道:“我们何时能再见啊?你都是为了我……”戚林森拍了拍戚大鹏的肩膀,动容地说道:“我们是好兄弟,有福同享有难同当。等过段时间,我会去找你的!”

然而,戚大鹏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这竟是他和最好的朋友最后的诀别。

  以下信息由http://zhangqiang6813.blog.163.com/收集整理来源于网络。

       跳上逃亡路,进入富人圈

与戚林森分手后,戚大鹏先后逃到了江苏永康、衢州一带,他不敢跟任何人联系,以在建筑工地上挖地基为生,吃尽了苦头。有时,有工友欺负他是新人,戚大鹏也默默地忍着,他怕招惹事端引来警察。

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,累得直不起腰的他躺在工棚的木板床上,却无法入睡:闭上眼睛,就会看到于振兴满身是血地站在自己的床边;听到警笛声,他就恨不得立刻找到一个地缝躲藏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戚大鹏在工地上捡到了一张名为“姜永昆”的湖北人的身份证,感觉身份证上有些模糊的照片与自己有几分相似,从此,戚大鹏变成了姜永昆。

1996年初,戚大鹏辗转来到温州,蹬三轮替人送贷,租住在一处老房子里。房东是做窗帘生意的老板,见戚大鹏手脚勤快、言语不多,便雇他做了安装工。10个月后,房东因为资金周转不灵,生意倒闭了,于是介绍他去深圳做窗帘生意的朋友那儿打工。

来到深圳,老板安排戚大鹏跑窗帘业务,因为勤奋刻苦、做人低调谨慎,深得老板赏识,业务也做得风生水起。然而,戚大鹏却惶惶不可终日,深圳特区频繁地检查外来人口的暂住证和身份证,他觉得自己的身份早晚一天会露出马脚。此时,处处用心的戚大鹏不仅弄清了做窗帘生意的各个环节,还熟悉了布料生产市场,以及家纺的流行趋势,他决定回温州。

1998年年初,戚大鹏回到温州,他找到温州的一个加工厂,谈好为他加工包括窗帘、床上用品等在内的家纺产品后,便拿着他从深圳带回来的款式图板、布料样品,开始在温州的各大宾馆、酒店寻找订单。

这是温州出现的第一家专门针对宾馆酒店的家纺产品。短短一年的时间,22岁的戚大鹏便赚了200多万元,并向南京的宾馆酒店拓展业务。

此时,戚大鹏更加思念亲人,他无法想象自己的亲人们是如何度过他不辞而别的四年岁月。想到当年突然离开,至今父母连他身在何处、是死是活都不知道,戚大鹏心痛得透不过来气,自己有钱了,他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。然而,就在这时发生的一件事,将戚大鹏推入了无边的苦海。

这年年底,戚大鹏与一家即将开业的酒店谈窗帘生意,在与酒店老板聊天时,对方突然问道:“听你的口音,你也是江西德兴人?”戚大鹏心里一惊,他已听出对方浓浓的乡音,正不知如何应答,对方又说道:“你跟我们那儿一个舞龙灯的小伙子长得太像了!”

“呵,我是湖北人。”戚大鹏感到后背直冒冷汗,那位老板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不过,那小伙子跟他的朋友一起犯了事,他的朋友在当年就被抓住枪毙了!”

“啊!”戚大鹏脸色大变,见对方有点诧异地看着自己,他极力镇定下来,问道:“是怎么回事啊?”

听着那位老板的讲述,戚大鹏的心剧烈地颤抖起来,直到这时,他才知道,他最好的朋友戚林森逃亡3个月后,便在天津被抓捕,并于1995年12月被终审判处死刑,同时被判刑的还有戚林森的两个姐夫顾守成和黄志鑫,以及黄志鑫的朋友俞晓鹏,被分别以窝藏罪判了有期徒刑和缓刑。

那天,戚大鹏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住处的,他只觉得他的心和双腿都被灌满了铅,沉重得无法再支撑自己的灵魂和躯体。一进家门,他便扑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,手捶着地面,痛悔交加地放声大哭:“林森,都是我害了你、害了你的家人,我罪孽深重啊!”

自己一时冲动,害了两条人命,牵连了三个人遭受牢狱之灾,戚大鹏不知今生今世该如何赎这份罪孽,更不知这逃亡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。他心中也断了和父母联系的念头,害了那么多人,他怕再害了家人。觉得酒店的老板可能会认出自己,戚大鹏不敢再待在温州,再次踏上了逃亡之路。

1999年2月,23岁的戚大鹏逃到山西大同。路上,他认识了一个煤老板,没想到,那煤老板是个骗子,一年不到,投给煤老板的200万元全部打了水漂。被骗得一无所有,戚大鹏却不敢打官司,自己是被通缉的逃犯,打官司反而会引火烧身。2000年春天,无法在山西继续生存,戚大鹏回到了南京,重操旧业。

南京是戚大鹏和戚林森分手的地方,每次想起当年分手的那一幕,戚大鹏就禁不住泪水盈眶、痛悔不已,他只能靠拼命工作来麻醉自己。戚大鹏将找加工厂代工的家纺产品申请了自己的商标,率先引入超市,先后在大润发、华润万家、世纪联华等大型超市中设立了店中店,年利润达到了1600万元。

戚大鹏进入了当地的富人圈,在别人的眼里,他内敛低调、不参加任何活动、从不在任何公开场合出现、也没有任何亲人,甚至三十多岁了,连个女朋友都没有。没有人知道他低调背后的痛苦,事业越成功,他心里的那份愧疚和恐惧越加剧。

每当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,那成功的光环便熄灭了,一想到自己是个不能以真面目行走在这个世上的逃犯,想到自己最好的朋友为了他付出了生命,戚大鹏的心便像被压了一块巨石。这时,南京开始兴起户外运动,这让戚大鹏找到了能够放松心境的运动项目,驴友们彼此间都是以外号或网名相称,没有人询问姓名家庭,在大自然中露营,也不需要身份证登记住宿。

正是在户外运动中,戚大鹏的逃亡人生迎来了一份感情。

  以下信息由http://zhangqiang6813.blog.163.com/收集整理来源于网络。

        享天伦之乐,受悔恨煎熬

2007年7月的一天傍晚,位于江苏德清境内的莫干山景区,一支由十人组成的户外运动探险队扎下营地。31岁的戚大鹏刚扎好帐篷,跟他关系很好的一家公司老总走了过来,身后还跟着他的妻子和一个文质彬彬、容貌清秀的女孩。

一番介绍之后,戚大鹏得知那女孩名叫朱小灵,时年29岁,江苏大学中文系毕业。

“这是我老婆的同事,特意给你物色的对象,她也喜欢户外运动,好好表现哦!”那位老总小声对戚大鹏说道。戚大鹏不置可否地苦笑了一下,自己是个逃犯,都不敢跟父母联系,又何必去害一个无辜的女孩。

安营扎寨、吃过晚饭之后,队员们捡来木柴燃起了篝火,然后围在篝火旁唱歌跳舞。

眼前的景象,让戚大鹏突然有些恍惚,他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前,自己跟着戚林森和一群民间艺人在吹拉弹唱……如果戚林森还活着,他应该是这群人中最抢眼的明星,也许他已成为了民歌歌手。不知不觉间,戚大鹏的眼里蓄满了泪。坐在旁边的朱小灵关切地问道:“你……怎么了?”戚大鹏一愣,这才恍悟过来,他深深吸了口气,低头掩饰道:“没什么。”可朱小灵却分明看到了一滴泪滑落到了草丛里。

这次活动结束之后,朱小灵经常约戚大鹏喝茶,她的心被这个分明有故事的男人深深地吸引了。两人开始熟悉起来,朱小灵的善良和体贴,让戚大鹏觉得跟她在一起轻松自在,他无法自拔地爱上了这个温文尔雅的女孩,可他知道,自己“姜永昆”的假身份根本无法给她一个婚姻。戚大鹏痛苦不已,朱小灵看出了端倪,径直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的过去是怎样,我只知道现在我爱你。”戚大鹏感激地将朱小灵揽在怀里,那一刻,他决定为了爱孤注一掷。

2009年3月,戚大鹏和朱小灵举行了隆重的婚礼。只是,婚礼上男方没有亲属,只有在南京商界的朋友。戚大鹏告诉朱小灵,自己是孤儿,湖北老家已经没有任何亲人。而朱小灵更不知道的是,她和戚大鹏的结婚证,是戚大鹏找假证贩子做的假结婚证。

2010年1月,两人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。此时,戚大鹏已将所有资产都转到了朱小灵的名下,以朱小灵的名义注册了公司、开了三个实体店,并以她的名字在上海、南京等地购置房产。他知道自己早晚得为年轻时犯下的错承担责任,当那一天真的到来时,他希望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依然能很好地生活。

有了妻女之后,沉浸在天伦之乐中的戚大鹏真切地感受到父母对子女的那种牵挂。他开始失眠,常常在夜里突然惊醒,想到自己的父母、想到当年戚林森说的“带一个漂亮媳妇回家”的话,他再也无法平静。

2010年2月的一天,承受着内心巨大的负罪感,逃亡16年的戚大鹏偷偷回了老家。不敢到村里,他来到当年和戚林森逃跑时住过的山上,抚摸着那里的一草一木,泪水横飞:“林森,我回来看你了……”

直到天黑后,戚大鹏才悄悄回到村里,远远地看着戚林森的家。戚林森家的大门敞着,戚林森的父亲一直孤寂地坐着。戚大鹏眼里一片湿润……随后,戚大鹏来到自家门口。母亲正好出来倒垃圾,看着母亲颤巍巍的身形,戚大鹏十六年的思念顿时化为泪水一涌而出,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,抱住母亲。可他不敢上前,只能躲在黑暗中看着母亲又颤巍巍地回到家中,关上门。

远远的,他对着家门的方向跪下,重重磕了三个头。随后又对着戚林森家的方向,重重磕了三个头……

连夜回到南京,戚大鹏的心更加难受。我应该给受害人家中一些钱物的补偿,可一定会给公安机关提供抓捕线索……从此,他常常深夜一个人心绪纠结到天明,直到案发。2011年5月26日,公安部部署“清网行动”,德兴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民警们对在逃嫌犯调查时,意外发现南京有匿名款物与戚林森和戚大鹏两家往来,立刻引起了警觉。通过刑侦技术手段和南京当地警方的配合,很快锁定了已改名为“姜永昆”的戚大鹏。

2011年11月5日上午,阴雨蒙蒙,德兴警方在南京市公安局下城区分局刑警大队的配合下,来到戚大鹏位于南京江干区一高档住宅的小区门口蹲守。

不久,一辆奔驰车停在了门口,很快,戚大鹏撑着伞走了出来。原来,当天,戚大鹏和上海一家跨国酒店集团的老总相约见面,那老总开车过来接他。

戚大鹏刚刚打开车门坐上奔驰车的副驾驶位置,就被几位刑警迅速上前将车拦住,江西省德兴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刘亦民亮出警官证:“戚大鹏!”

戚大鹏一愣,顿时明白了,他定了定神,对朋友说道:“对不起,我有点事情要处理,今天不能陪你了!”那位老总诧异地看着几名便衣警察,疑惑地点点头。

跟着刑警上了警车,戚大鹏长叹一声:“我是戚大鹏。我知道会有这一天的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。”

当天,戚大鹏被带到南京市公安局天水派出所,经过审讯,戚大鹏对17年前那场因他而起的血案供认不讳。得知自己要被带回江西,他请求警方在走之前能跟妻子见个面,把家里和生意上的事情交待一下。

第二天,朱小灵带着女儿赶到了派出所。此时,她已从警方那儿知道了戚大鹏的所有情况,自己的丈夫并不叫“姜永昆”。

戚大鹏极力控制着情绪,将生意上的相关事宜交待清楚后,眼圈一红,惨然地说道:“小灵,对不起,我骗了你!”朱小灵一边流泪一边摇头:“我知道了,知道了!你安心去吧,我和女儿会等着你回来!”

2011年11月6日,戚大鹏被押回德兴市,一时成为轰动当地的新闻。然而,对于戚大鹏来说,却是如释重负……

2012年5月27日,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,判处戚大鹏有期徒刑五年。

若被采用有任何疑问、意见以及建议请联系作者,请您点击博文右边或下方【推广信息及图片】内容,您的举手之劳,将为本博提供不竭的动力源泉,您也将欣赏到更多精彩内容并可继续访问 http://zhangqiang6813.blog.163.com留言     谢谢 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